毛线球

【肖根】one to zero

karma.229:

tianshengqs:



猫子正:



我只是想写篇不爆字数的短文

  



  


Ex problem的Reveal明天发别担心

  



  


肖根HE

  



  


由苦到甜,改写结局

  


#别傻了我的世界里没有510

  



  


/One

  



  


Root不希望自己看起来是软弱的,也不该是。

  



  


她是高级黑客,前顶尖杀手。

  



  


但是她没想到温热的泪水是如此不受控,或者她早已没心思控制了,那是一种陷入流沙般的无助,她只能嘶喊,在Shaw推开她的身子﹑拉起铁门时。

  



  


也许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中,她们会相爱,起初可能会遍布伤痕,但最后不再将希望只是留在Maybe someday,她们的灵魂将渴望着彼此的空气,越发烈火。

  



  


也许在另一个平行时空中,Root会用尽全力让她留下,这样她才不用亲口说出那句话。

  


「She was the one that got away…...」

  



  


Shaw将不会是先离开她的那个人。

  



  


…...

  


Harold好像打算帮Shaw找块地弄个纪念碑,也许是个温暖的地方,也许靠近一间牛排馆.....也许Reese会用弹壳堆排出她的名字。

  



  


但Root不会去献花。

  



  


/Two

  



  


两颗心的距离很远。

  



  


难得的三人野餐,Root才终于想起天空有多蓝,希望Shaw也同样看见了那片心状的云。

  



  


/Three

  



  


这是Shaw离开的第三个月,萤幕上的搜寻结果仍然令人眉心紧蹙。

  



  


她时常询问TM一些有关「存在」的理论。

  



  


Root不知道自己是平静下来了又或麻木。

  



  


Bear偶尔会和她蜷缩在一起,垂下眼闻着那特工黑背心逐渐淡去的味道,发出低低的呜咽声。

  



  


/Four

  



  


Four alarm fire.

  



  


她希望她的小炮仗收到了。

  


这是TM为Root做过最冒险的一件事,但时间会证明那终究值得。

  



  


/Five

  



  


Reese总是会帮这个忙。

  


Root的五指数不出她究竟已经替Shaw吃了多少她的那份三明治。

  



  


即使黄芥末的味道呛得她泪流不止。

  



  


/Six

  



  


Root这礼拜睡了六个小时,在参加那场婚礼后,身体的疲惫似乎一扫而空了,她甚至和Harold跳了支舞。

  



  


谁也不会懂,她累的是心。

  



  


/Seven

  



  


那天Harold的双眼布满血丝,于是Root终于看不下去的赶他去睡觉,并坐到电脑前。

  



  


…...倒回七秒前,她似乎突然从监视画面中看到了一闪而过的小个子影子,而那些特工一个一个的被干掉。

  



  


TM没有回应,似乎默许了这个行动。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「Root?」「Shaw?」

  



  


爬起身,Root的眼角再次湿润了,她将女人紧紧搂在怀中。

  



  


这重逢有多感动,她看见Shaw举枪打算自杀的心情便有多错愕。

  


但Root却又笑了出来,抿抿唇也拔出枪枝,抵在下巴。

  



  


如果Shaw没办法和自己走到尽头,那她也没办法过着没有Shaw的生活。

  



  


Shaw说的,在那些所谓的模拟中最狠不下心杀的只有她。

  


如果偏要让这些折磨带走一条生命,比起孤独的死去,不如共赴黄泉。

  



  


「Damn it, Root.」

  



  


特工终于扔下枪,将Root的身子用力拉到怀里,好像终于从一场梦中清醒,看清了这小疯子的真实性。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那一晩她们没有更多啰嗦的言语,甚至没有过多的热情拥抱,回到最近的一间安全屋后,Root只是撑颊看着累垮的Shaw在她怀中沉沉睡去。

  



  


这才是平静。

  



  


/Eight

  



  


Shaw有时还是觉得混乱,但Root一次次耐心地安抚着她不安的心。

  



  


渐渐的,小分队都接受了这奇迹般的归来,她也终于愿意踏进地铁站。

  



  


他们又再次野餐,这次是庆祝野餐。 Fusco用奖金买了几盒牛排,Reese不小心顺了几瓶威士忌回来,而Harold站在一旁欣慰的看着Bear终于能再次窝在Shaw的脚边,甚至热情的舔着她的脸颊。

  



  


Root没想到这简单的画面,能让她的心情有如此大的波动。

  



  


她第一次有了归属的感觉。

  



  


「那小分队2.0真的可靠吗?」

  


Shaw嘴里嚼着牛排,忍不住询问。

  



  


「Relax, Sameen.」

  


Root很喜欢叫她的名字,也是这些日子来最怀念的事情之一,然后Shaw又耸耸肩偏过头,从Harold手中接过辣酱。

  



  


这是Root今天第八次甜腻的念了Sameen, 这世上最美的名字。

  



  


/Nine

  



  


「Sweetie, 妳知道哪一个数字的影响力最大吗?」

  



  


Root又射了两个保全的膝盖,跑进机舱,却突然回头如此问她。

  


这是她们第二次抢飞机了,为了阻止一场恐怖攻击。

  


Shaw一脸「认真吗现在?」的表情。

  



  


「......I don’t know. Maybe nine?」

  



  


她确认没人追上来后将枪扔掉,边随口回答。

  



  


「No.」

  



  


Root的灿烂更深了,TM此时开始启动自动驾驶,空调的凉风吹拂着汗水淋漓的两人。

  



  


「It’s two, you and me.」

  



  


忍不住翻了个白眼的Shaw, 嘴角却有着一抹笑意,也许带着几分宠溺,望着她表情无辜又不忘找时间调情的小疯子。

  



  


「Root, 妳还真是永远都不会消停。」

  



  


经过了这些风风雨雨。

  


她们又回到了最完美配合的两人队伍。

  



  


「So, darling, 飞行的时间还长得很呢。」

  



  


/Zero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Root再也不想放开这二轴最温暖的手心了。

  



  


「Sameen, 我想一切结束了。」

  



  


他们打败了Samaritan, 在一个风微凉的午后,她和Harold也成功的将TM重启。

  


Shaw直直盯着前方,但专注听着她说话。

  



  


「......我们终于能回归一切失序前。」

  


Root低下头微扬嘴角,褐色发丝盖住了大半美丽又疲倦的脸庞。

  



  


「Root.」

  



  


那磁性的低音炮令她一阵酥麻,全身真正放松了下来。

  



  


「我今晚想吃妳煎的牛排。」

  



  


Shaw与她交握的手指又收紧了些。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
  


  


One 是參考BGM Katy perry 的 The one that got away



评论

热度(118)

  1. 毛线球karma.229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赵子坷2012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karma.229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